钰衡不是玉衡

《穿成oc后我的系统成了酒厂boss》二

 在伏特加跟进基地之前,琴酒回过头看了他一眼,让他自己先回去。

  大哥难道不是要带他去取新改装的武器吗?

  就在伏特加疑惑但乖巧地停下脚步准备回程时,刚还在单方面和琴酒聊天的奎宁也回头看他,然后毫不掩饰地笑出声。

  “噗,琴酒,我收回以前的话,你小弟还挺可爱的。你的那份已经送到你报上来的安全屋地址,你大哥现在是要去开会啦。”

  后一句自然是奎宁对伏特加说的。能感应到人的一些模糊心理的奎宁是真的觉得这个两米高的壮汉满心不解但很听话的样子很可爱,而他自认为也不是什么坏人,至少解决这只家养小…大可爱的疑问还是乐意的。毕竟琴酒酒现在是他的搭档了嘛。

  奎宁他戴滤镜一向很可以的。骄傲。JPG


  搞定了伏特加,奎宁和琴酒很快走到了一处走廊入口,奎宁单方面骚扰琴酒的废话也告一段落。

  开会当然是骗伏特加的,不过也不能完全算骗,因为他们是要去见boss,性质都差不多。

  奎宁在入口处停顿了一下,让琴酒先进去后才跟到他后头。


  因为身体被定格在少年时期,奎宁其实不算高,只有一米七五左右,比一米九多的琴酒矮了将近一个头。

  所以在琴酒熟练地七拐八拐后打开门,隔着一层帷幕一直注视着房门的人并没有第一时间看见他身后的小尾巴。

  直到奎宁自觉从琴酒身后走出来晃两下露了个脸,然后就很自然地掀开帷幕,露出后面墙壁上的大屏幕。最后他走回来,伸手拍了下琴酒的风衣中部,也是琴酒习惯放枪的地方。

没有别的小动作,也没有再看琴酒一眼,就好像刚才就只是随手而为。奎宁掠过琴酒时又抬手抽走了他嘴里一直叼着的烟,走出这个特殊的房间后再顺便把门关上。

  而琴酒听着奎宁不加掩饰的脚步声在关门后消失,默默把插兜的手都伸出来,换了一个随意又不失严肃的姿势立着。

  藏在暗处的摄像头闪过一抹红光,大屏幕亮起,背景是墙上摆满酒瓶的酒柜,正中央是坐在吧台前的黑色人影。


……


  此时,另一边。

  乌丸钰看见已经变小了的工藤新一,迷茫的眨了眨眼睛,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她今天会来游乐园,是因为她家大哥撺掇景光哥带她出来。中途听见有热闹就过去瞅了一眼,结果是她看见了工藤新一和毛利兰,景光哥看见了琴酒和伏特加。

  景光哥给她买了根糖葫芦让她好好待着,自个去偷摸跟踪琴酒。但是乌丸钰什么人啊,仗着自己的低存在感buff也悄悄跟上了伏特加。

  然而他俩都没有发现,工藤新一也跟上了,而且还因为跟踪技巧不够成熟被琴酒发现后挨了一棍。

  乌丸钰倒是知道为什么他俩都选择性失明了,但是没必要解释。而且景光哥不知道是被琴酒甩开了还是怎么了,总之乌丸钰没有在附近发现他,所以她只能在确定两人已经离开后,慢吞吞地编辑一条短信让他过来。

  诸伏景光再次赶过来时,趴在地上的小新一还在昏迷中,而本来盯着他发呆的乌丸钰已经心虚地在地上蹲成一只小蘑菇,左看右看就是不看他。

  “…我不是让你好好待着我很快就回去吗,这位小朋友我就先不说了,你应该知道这很危险,嗯?”

  破案了,刚才景光哥应该是大概了解到那两个人只是来交易而不想搞出什么事情就赶紧回去找她了。就是很可惜,乌丸钰还是跑了。

  好在,现在最重要的是正躺在地上生死不明的小孩子,所以诸伏景光只是轻飘飘地扫了她一眼,就单膝跪在小新一旁边的地面上检查他的情况。

  另一边的乌丸钰也没闲着,她还记得之前看到的工藤新一是和小兰在一起,这时候小兰不在,应该是被工藤新一先哄回去了?

  「景光哥,那个,我把这事告诉毛利同学了,就是工藤他青梅竹马,我看到他们一起来的。」

  先斩后奏这招乌丸钰玩的很熟练了,先是发了条信息给毛利兰,然后才啪啪啪地打了字把手机给人看。

  她知道这事挺危险的,但是根据她对后续剧情的模糊印象,告不告诉毛利兰其实没太大差别,她是个聪慧善良的好女孩,乌丸钰并不想让这个世界的她经历漫长又煎熬的等待。

  「她是个很好的女孩子,而且他们两个对彼此都很重要。我不希望她像我一样。」

顶着诸伏景光版不赞同的目光,乌丸钰摸着作痛的良心再次把手机屏幕转向他,一双圆溜的蓝色猫眼眨巴眨巴。

  “……你今天的布丁没有了。”

  主要是乌丸钰做都做了,现在删短信肯定没有用,只能后续想想办法了。

  「那个,先把他带走,去你那?」

  自知理亏的乌丸钰没法抗议,只能赶紧转移话题。知道“返老还童”一事真实存在的诸伏景光和乌丸钰都清楚,光是地上的衣服就可以确认,这个小孩子就是工藤新一,而琴酒肯定会派人去确认情况,当务之急是转移地点。乌丸钰给毛利兰发消息时也提到了这点。

  当然,乌丸钰知道后续情况让奎宁处理就可以,但是她不能把这个告诉景光哥,而且她也不能做的太大摇大摆。

  虽然自家监护人已经成为boss,但还不够,有世界的限制他也不能太随心所欲。


  之后两人一起把小新一拎回去——主要是诸伏景光在抱着昏迷的人,乌丸钰在一边解决她之前还没开始吃的糖葫芦。顺便一提,两人都很熟练地躲着监控走。

  诸伏景光已经习惯了,当初只是因为套着奎宁可以走习惯了一时没改回来。然后就被询问了的乌丸钰只能随口编了个理由糊弄过去,好在诸伏景光也没打算追究,毕竟那时诸伏景光对她还有一层救命之恩的滤镜,看她还算是个好孩子。

  来到离游乐园最近的一个安全屋,诸伏景光把小新一放在大厅的沙发上,乌丸钰去拖出医药箱交给他,然后很自觉地去接了三杯水,把其中两杯放在茶几上。

  一杯给诸伏景光,一杯给还没醒来的小新一,剩下一杯她自己拿着。

  然后趁着诸伏景光处理伤口的功夫,乌丸钰捧着水杯出门去接毛利兰了。


  匆忙赶来的少女站在约定好的路口四处张望,一头长发略显凌乱地披着,眼眶都因为焦急而泛红,仿佛下一刻就要急得哭出来。

  而约人来这的乌丸钰就好像突然出现一样,毛利兰是直到她对着自己挥了两下手才发现人的。

  “乌,乌丸同学,请问新一他怎么样了?”

  已经担心了一路的少女一发现人就赶忙出声询问,连惊吓都因此压了下去。

  乌丸钰早有准备地掏出手机,把屏幕摁亮了给她看自己事先打好的消息。

  「工藤同学没有大碍,你可以放心。只是这件事的情况稍微有些复杂,你先跟我过去再说。」

  被稍微安抚到了的毛利兰才反应过来,想起这位在班上存在感不高的女生因为特殊原因不能说话,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

  “抱歉,麻烦你了。”

  乌丸钰朝人安抚地笑了笑,摆手示意没关系,然后转身带路。


  之后的事情乌丸钰就不清楚了,因为她在把毛利兰领进门后就被诸伏景光赶去睡觉了,没有夜宵的那种。

  乌丸钰瘪着嘴进了侧卧,全程有注意自己不沾到血所以也懒得洗澡,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把自己往床上一扔,果断地切号了。 

  

——————

  两个壳子身份不同,不同的身份会用不同的角度看事情。

  要不要猜猜乌丸钰用了什么理由糊弄景光?

  

  好累啊不想写柯南了就让他晕着吧(bushi)

《穿成oc后我的系统成了酒厂boss》〔一〕


  文案见合集前篇。

  首次写文,ooc不可能少的。

  不知道还要说什么就发个ヾ(๑╹ヮ╹๑)ノ”

——————

  “俗话说得好,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而刚敲完某位小朋友闷棍的琴酒大人此时正披着他二十年都没换过的黑大衣,心情愉悦地向他最心爱的保时捷356A走来。


  为什么他的脸上常含微笑?因为他对保时捷356A爱得深沉。


  然而他并不知道的是,有一个他并不知道的人已经坐在了他的车上。


  他的手里握着一把枪,或许是准备在他上车时给他来一发。


  那么我们亲爱的劳模Top killer先生将会怎样化解这次的危机呢——”


  保时捷的后座上,穿着黑色卫衣,正用枪口顶着一名银发男人心口的少年用欢快的语调拖长音节为这次旁白留下结尾的悬念后,对着男人的冷脸弯着眼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同时在他隐隐透露着不耐烦的眼神下扣下扳机。


  “砰——噗”


  枪口本该是弹出的白玫瑰因为制造者不走常路的想法,被与正常手枪差不多的冲击力轰在黑风衣上,烂成一摊花泥。而罪魁祸首仿若无事地把枪随手往后一丢,在被制裁之前又迅速往男人面前凑了凑,双手抬起做出开花的动作。


  “Surprise——我抛弃boss来接你了,感动吗?”


  回应他的是男人伸手抓住他一只手毫不留情地往反方向用力一掰。


  “呵。”


  ——以及一声仿佛饱含冰渣的冷笑。


  等到被掰成骨折的人终于“艰难”地把自己的骨头掰回原位,刚好又过去了两秒钟。


  而作为冷酷杀手的琴酒先生为什么没有直接用他心爱的伯莱塔给此人来上一枪呢?


  要不猜猜刚才某人丢掉的枪是什么型号?


  开玩笑的,当然不是伯莱塔。


  答案当然是,我们的琴酒同志没有带啦!当当当当!


  其实是连着的上个任务中被某人以有新的灵感为理由要走改装了,而琴酒不想等人选择继续做任务,直到在琴酒看来脑子有病的奎宁紧赶慢赶在这一天快要结束时终于赶来,还带上了一个功能略奇葩的“半成品”,于是就有了上述那一幕。




  “嘶……这要不是在车里,你会给我来一脚或者一棍吗?”


  刚才那一大串的旁白是在琴酒上车前,被卡在刚好能听清的距离开始,所以从一上车就被偷袭,到现在总共被浪费了一分多钟的琴酒懒得理睬某人的抱怨。就看着伏特加终于磨磨蹭蹭地坐进驾驶座,瞥到他偷偷摸摸想往后面瞅的小眼神,很不爽地啧了一声。


  “伏特加,开车,回基地。”


  ……


  “琴酒——”


  “Gin————”


  “阿琴——————”


  “琴酱————————”


  自手臂被掰骨折后就被冷落在一边的人在伏特加开车离开公园的可视范围后,又突然地开始刷自己的存在感。


  “啧,别那么恶心的叫我,奎宁。”


  “不要,琴酱刚才弄得我好痛啊——要亲亲抱抱才能好!”


  “……哼,我看你是想去桑布加的审讯室里坐坐。”


  “……”


  一提到某个关键词,刚闹腾起来的奎宁又垂着脑袋沉寂下去了,整个人看上去焉儿吧唧的。


  而刚威胁过“小孩”的琴酒则用那双森绿色的狼眸盯着他,嘴里叼着一根没有点燃的烟。


  “唔,给你就是,别那么看人…我啦”


  在琴酒想杀人但又不想被恶心的目光注视下,奎宁刚到嘴边想掩盖被威胁事实的骚话硬是咽了下去,见好就收的道理他也不是不懂,只是他现在也就剩一些烂梗可以玩玩了。


  回忆起自己来这一趟的说辞,奎宁慢腾腾地从放在一边的挎包里掏出两把令人眼熟的伯莱塔,接着又往边上挪了挪,把改装过的枪械放在他和琴酒中间的空位上。


  “剩下的都在基地了,自己去领。”


  “你来做什么。”


  “啊~当然是为了来见见我那美丽又强大的绿眼睛搭档啦——”


  “我可不记得有答应过…”


  “是boss说的哦。”


  “……”


  风水轮流转,现在轮到琴酒被某个关键词击中,他沉默了一会,伸手拿起一把枪抵在人额头上。


  “你这是……恼羞成怒了?”


  被枪抵住的少年没有流露出一丝恐惧,微眯的眼眸中反而隐约透露出一丝兴味。


  感受着周围宛如实质的冷意,奎宁垂下眼睑,不自禁地舔了舔似乎有些干涩的嘴唇。


  “而且……你确定,要这样对着我的脑袋开枪吗?”


  刻意放轻了声音,和话语一同放出的还有一股幽冷的气息,让车内本就不高的气温似乎又降了几个度。




  而我们可怜的司机伏特加,此时正坐在驾驶座上被迫感受到背后对峙着的两股杀气,脖子后面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在此之前他也是有见过奎宁的,也旁观过奎宁和琴酒的对峙,只是以往奎宁一般都会退让,或者说些不正经的话打破气氛。不过那都是莱伊还在的时候,奎宁来交接任务或者纯粹偶遇。而这次的奎宁似乎心情不太美丽,不仅仅在琴酒回来时在车上大声念经过了“艺术加工”的旁白,包括之后看似忽冷忽热的言行都有些发泄的意味在。


  话说奎宁每次要杀人似乎都是盯准了脖子,不管是用枪还是用冷兵器。


  伏特加突然后颈一凉,冷汗刷的就冒出来了。但是他必须完成自己的任务——比如停车,以及提醒后座的两位目的地已到。


  “呃,大哥,还有奎宁,已经到基地了。”


  伏特加小心而缓慢的转过头,似乎在幻觉中听到了自己脖子发出“咔咔”的响声。


  第一眼看到了一手插兜神色不明的奎宁,随即就是忽略持枪的手看上去意外平静的琴酒。


  其实也不用提醒,奎宁和琴酒都不是感受不到所处环境变化的人,特别是在这种剑拔弩张的氛围里。


  但是两个人都一动不动地僵持着。




  这次先妥协的也还是奎宁。

  

  “不好意思,最近心情不太好。”

  

  他微哑着声音开口,然后无视了对准脑袋的手枪,转头下了车。

  

  “注意一下你自己的身体,我不希望你下次还要人提醒。”

  

  “还有,不要把你对莱伊的形容词用在我身上。”

  

  似乎成为了胜利者的琴酒却也没有好脸色,但是把伯莱塔收回了大衣内,从另一边下了车。

  

  还在车上瑟瑟发抖的伏特加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比如他大哥似乎,好像,或许,有可能…


  “噗,你是在吃醋吗?”


  啊,被说出来了。


  是刚刚还阴沉着脸的奎宁,此时他已经走到了基地门口,听到琴酒的话后突然就转头看着琴酒,然后抬起两只手一边做出捂嘴的动作一边弯腰笑出了声。


  于是刚下车的伏特加感觉到周围似乎又冷了几度。



  “哈哈哈哈,不用担心哦琴酒,你的眼睛在我这里可是能排到第五的,莱伊…他现在可比不了你。”


  “你知道的,我已经放弃他了。我刚才只是想到了一些未来可能会发生的…不太好的事情。”


  “放心吧,我可是奎宁啊。”


  顶着琴酒冰冷的眼光,终于笑完了也倜傥完了,奎宁抬手擦了擦并不存在的笑出来的眼泪,稍微调整了下自己的面部表情显得更严肃一些,然后勉强算是做出了解释。


  至于人信没信......奎宁听着平静的脚步声从自己身边掠过,回忆起了一些事情,嘴角忍不住上扬勾起一个笑容,转回身一边跟上琴酒的步伐一边叽叽喳喳。


  “话说,几年不见,琴酒你竟然会拿桑布加的刑讯来威胁我!还是以前的你比较可爱,至少可以抱抱,现在还会拿枪指我……”




  落在两人后头的伏特加看着银发男人和黑发少年之间虽然仍然让人瑟瑟发抖但又莫名和谐的氛围,再次回想起了一些传闻,比如奎宁曾经是组织前劳模以及把琴酒从训练营里带出来的老师,只是后来琴酒单飞成为行动组的组长后奎宁就转成和贝尔摩德一样的自由人了。之前莱伊在的时候还有传闻说琴酒抛弃奎宁然后奎宁把莱伊当琴酒替身,或者反过来的也不是没有……


  伏特加想着想着,又看了一眼前方二人,逐渐猫猫宇宙思维升华。



————

  奎宁说的话可能有点令人误会,难说他是不是故意的。

  

  搞了彩蛋,是琴酒上来就爆头奎宁的if〔〕



《穿成oc后我的系统成了酒厂boss》

文案:

  衡钰,一名普普通通热爱口嗨的女子高中生,在高考结束后的某一天,通宵口嗨困得快要寄了的她眼睛一闭一睁。

变成了“祂”,准确来说是“他”和“她”。

衡钰,或者说“衡”&“钰”在睁开眼睛的第一秒就因为神明视角而被数不清的信息差点烧了大脑CPU。

清醒过来后,她发现自己成了几秒前刚口嗨过的oc,而oc的屑监护人成为了自己的系统。


好消息:oc是神明双子。

坏消息:衡钰没有裂开,而且要从头开始走完衡钰给oc口嗨的两千年世界线。

好消息:系统aka监护人是可靠白毛,而且可以联通现代世界的网络。

坏消息:监护人太屑了才刚过一百年就下线转幕后。


于是漫长的时间线结束后,衡钰熟练掌握了奇怪的拉网线技能,并在千年时光中依靠该技能成功保护好了自己的憨批本性。


憨憨衡钰在艰难地熬死了一个世界之后,以为可以回家的祂被监护人拎着进了传说中的名侦探柯南世界,并且在挣扎中不小心把监护人一踹到了柯南元年前一百年。

衡钰:希望人出事.jpg


也没好到哪去的衡钰则自己抱着自己掉进了二十年前。落地一睁眼,某个熟悉的白毛粉瞳一脸核善。

没能跑成的衡钰只能顶着自己现在乌丸衡aka奎宁的男性壳子,被监护人提溜去新人训练营给某银发少年开小灶。

十年后,早已成为琴酒的男人领走了伏特加,狠心抛弃(bushi)奎宁单飞了。

过了三年,曾被长发男人伤透了一颗沙雕心的奎宁遇到了另一个长发男人,于是快乐地把人拖回家。

又过了三年,屑监护人给衡钰挑了一个面冷心热做饭一流的监护人,看在那双和他上个世界里某个好朋友相似的蓝眼睛的份上,奎宁只好换个壳子把濒死的猫猫也拖回家。还附赠了一个牛奶巧克力金毛。

又又过了三年,奎宁再一次被长发男人伤透了心,但这次是真的物理意义上的心脏上被开了一枪。

躺了一整年床板的奎宁回来后,第一时间找到了刚敲完闷棍的琴酒,并送了他一坨白玫瑰花泥,以此宣泄他对白毛监护人的不满。

无辜的琴酒:?奎宁又发病了


————

  亿点点口嗨,是口嗨人沉迷cos穿和柯同的产物。

  顺便isis写个注意:

  ①无cp,很喜欢一些三角的cb关系,srds两个壳子同时只有一个有自我意识,就像你拿两个手柄自己打双人游戏一样。

  ②主角不死,但会很怕痛,努力成为一个正常人,就算经历了一个世界线也还是把自己当未成年。

  ③在不涉及正事的情况下,主角摆烂但乐子人,由于主角是个没双商的憨憨,系统负责统筹全局,是主角的监护人。

  ④双子oc的设定是很久之前开始口嗨但是一字未动,有自己的世界线。主角是薛定谔的穿越者,经历了普通人的十七年,之后的两千年世界线其实没有太丰富的内容而且又是不科学的世界观,所以自我感觉还是个种花家的未成年兔兔,中二期的那种。

  ⑤除了文案就只有一点口嗨。其实有点想像别人家octag里一样搞一些ask。

  

  彩蛋是想的另一个版本的文案。

  

  最后高亮!第一次打tag!如果有错求提醒不要直接骂QAQ